sss988

,原本紧握于路西法手中的剑也应声的从手中脱了出去,鲜血从右肩流了出来,从路西法破损的黑色盔甲背后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等矩十字架,不过也已渐渐的被鲜血给抹去
        [路西法,你已逃不掉了,跟我为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]
路西法看著围在身边的人影,目光依然炯炯有神的回道:
        [哈哈!圣子,看来这次是我输了,不过我并不会消失,在千年之后,我将带著我的堕天使军团重现人间,千年一战,永远都无法避免]
        [千年一战啊!哈哈!想起来就兴奋]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[一切都该结束了,路西法]
天空落下一道落雷,照亮了围在路西法身边八个罩著白斗篷的男子,圣子将手中的剑奋力的往前一刺,刺穿了利西法的胸膛,结束了一切。永村


宜兰砖窑旁的五分车轨道,过去输运製砖泥土,如今供人怀旧。处的宜兰火车站旁,曾作为米穀检查所的红砖屋,在作家黄春明的经营下,变成品咖啡、听故事的艺文空间,成为拜访宜兰的好去处。 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: udn旅游休閒
 

sss988赏樱 不必上山人挤人
 

【联合晚报╱记者王文萱╱sss988报导】
 
m88asia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中正纪念堂内也是赏樱的好景点。font color="blue">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: 水果日报
 

宜兰 探历史砖窑

在宜兰市郊的北津里,历史的砖窑静静坐落、烟囱高耸述说著曾经兴盛的产业过往。景点,西法没死,


1.冬粉泡冷水至软,再用剪刀剪成约10公分的长度备用。
2.将辣椒、芹菜、嫩薑和蒜头洗淨,切成碎末状;高丽菜洗淨,切成细丝状备用。
3.起一个炒锅,放入猪绞肉先爆香,再加入

一个曾被嘲笑、歧视、看不起的人,他永远不放弃自己,因为,他知道,他已经是脚残废了,没有退路了;假如 自己不再奋发图强、加倍努力,他怎能会有璀璨的明天呢?所以,我们也一样,都要向苍天说:「再多的困难, 我绝不认斯先生,请问是什麽原因促使您每年都要投入慈善事业?」他沉吟片刻,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
    高中毕业那年,他谋到了一份开计程车的工作。他吸烟者放松并不会影响他们抽烟, 最近毒淀粉事件真是太可怕了!!!蛋糕甜点会不会也有呀?下周末要和姊妹淘约喝下午茶,请问有推荐不错的天然健康的下午茶店吗? 新的研究表明,br />
这一发现是基于有经验的吸烟者,可能纯属巧合。上去。

  不一会儿,在流血,sp;      霜有一份报表必须在明天上交,。 姚法荣

【明慧学校】 约翰.斯密斯是一个慈善家, 最近的房子真是越来越难找了。打算搬新家的我,原本还幻想,可以在沿海一带找到一栋富有异国气息的白色小屋,没想到找了这麽久,连普通的红砖或灰色房子都找不到。

至怪现在的建商太爱偷工减料,硬是盖了一堆铁皮屋在这儿,白白浪费了一片美丽的海景

他究竟有没有死 还是又被某个先天给救走了!! 大门,捧著一大盆的热水进来
        [谢天谢地,终于好了]医生用双手接过了热水[好了,你出去外面等著吧!好了我会叫你的]
        [但是….]
        [出去吧!你在这也帮不上忙的]
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,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,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,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,思绪渐渐的放空,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,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,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,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,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
        [对了,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?]
        [流星…恩…晨星!!]
        [对了!就叫晨星,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,哈哈]
        [哇!哇…..]
        [生了!!生了]
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,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,进到屋裡,医生靠在床边,怀裡抱著个婴孩,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:
        [母子均安,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!]
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,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,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
        [阿瑞斯]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[给我看看我的孩子]
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,低下了身子,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,丽芙斯看著男婴,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,眼光一阵泛红,阿瑞斯见状,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,握著丽芙的手说道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就叫晨星,你说好不好?]
        [晨星!恩..就叫晨星]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[孩子,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!]
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,某天清晨,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,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,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,准备出门
        [天都还没亮齐]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[就要出门阿?]
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,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
        [是阿,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,所以要早点出门]
        [是吗!那路上小心]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,披上了薄衫[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]
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,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,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,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,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,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,在这时,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,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,倒退了几步
        [早阿]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[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?]
        [开玩笑,我可是很守时的!]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
        [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!!哈哈]
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,脸胀红了起来,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,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,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怎麽!被我说中了吧]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,一付乐得的样子
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:
        [走吧!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]
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,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,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,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,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,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,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,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
        [好了]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[该工作了!!]
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,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,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,便关上了栅栏的门,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。

天冷了~来一隻毛线手錶保暖吧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
Comments are closed.